57241

今年哪年

努力让自己成为会做人的人

【围临】庸俗

-努力在表达每一个人的多面性和复杂性,但是后半篇基本处于放飞状态。

-还有一个是 我觉得自己有点矫枉过正了,并且矫情得厉害。望海涵。

-  @寻鹤 来看我交电费


周一围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没想到客厅还留了一盏灯,他脱下沾上雪了的大衣,想要一脚迈入名为“家”的温暖中。

“你今天又去跟翟天临吃饭了?”灯光的阴影下传出一声尖锐的女声。他的妻子从灯光下走出来,他几乎被吓了一跳——自从生完孩子以后,这个女人就衰老得厉害,如今吊着眼睛看着他,乍一看实在是吓人。

而妻子还在一步步走近、逼问着他:“你不是工作忙吗?不是刚发新剧本着急对词排戏吗?你甚至连回家陪我们母女一起吃一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却和他在一起待了整整一个晚上!……”

“你别这么说!”周一围忍不住皱眉,“你这样把天临说成是什么了?我们一块儿排练完了吃个饭怎么了?且不说他是个男人,是我的师弟!他还是我下场戏的搭档!我不跟他一起还跟谁一起?我就不该有自己的事业,只能每天陪你在家里待着是吗!”说到最后语气难免带了些怒气。

对面的女人似乎是被他吓住了,慢慢冷静下来。两人相对无言站在灯火昏黄的客厅里。

周一围开始有点彷徨了:自己当初和这个女人结婚的决定真的正确吗?一段婚姻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呢?难道是因为天临吗?不。不是。这跟天临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很清楚地知道他不爱她,也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对翟天临的好感。但他更知道,这种好感是不被社会所接受的、不能见于天日的。

“好了,不要再无理取闹了。我们都很累了,早点睡吧。”说完,周一围就要绕过面前的女人走进房间。

然而,“无理取闹”这个词似乎点燃了这个女人心底剩余的怒火,却也不想再大动干戈了。“你站住!”她不停地吸气呼气使自己能完整地说完一句话。


“周一围,还过吗?”


——————————————

“不是,你们真要离婚啊?”

周一围看着翟天临因他一句话而布满担忧的脸,那双眼睛是那么清澈透亮,近在咫尺的距离使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己的影子。周一围几乎都要控制不了自己了,他多想现在就说出来,把自己的好感和喜欢,不管不顾地就这样说出来。

可是他不能,他只好回应一个疲惫的微笑,再避开翟天临的眼神。


翟天临觉得自己有罪。

他不能忽略听到一围哥要离婚的消息时,自己心头滑过的那一丝窃喜。

他是何等聪明通透的一个人啊。他不知道看上去好好的两个人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但他想一定不会与自己无关。

可是喜欢这件事情又怎么能克制呢?互相吸引了又是谁的错呢?他说不清,也不想去细想。

从小异于同龄人的成长经历让他在面对事情时敏感而果决,可面对自己的内心时,他也免不了的变得优柔寡断。

翟天临为自己内心矫揉造作的少女想法打了个寒噤,然后赶忙把话题扯回排练上来。

——————————

这回的演出特别完美,导师、前辈、观众都报以热烈的掌声,也算是给三个月的节目一个最好的交代了。

翟天临深深地鞠躬。

现在,是时候了,给自己和周一围一个交代。

同组的女演员过来祝贺,翟天临抿起嘴笑了,互相夸奖了几句,逗得对方掩住嘴笑个不停,于是他见好就收,再绅士地轻揽一下。抬起头就看见角落里,周一围被一个人从背后抱住,他怔愣了一下,从身形看,那应该是周一围即将办理离婚手续的妻子。

翟天临分了些神,应付走了女演员,自己也缩回了舞台的阴影里。他盯着不远处的两个人,觉得一切一切都入不了他的脑了。他的视野里只剩下那两个人,占有欲和负罪感不断交织,在他连续绷紧神经数天后疲惫不堪的大脑里交织。

他低下头使劲甩了甩脑袋,想让自己不至于太失态。

他累了,太累了,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已经不受控了,他想要奔跑、想要发泄、想要大喊出来,他喜欢他。翟天临喜欢周一围。


但他还是逃了。



周一围一直相信一句话,人们所需做的只有等待,用不了多久,无论怎样的插曲总会变为过去。

在被妻子从背后抱住的一瞬间,他也是这么想的。但他错了。

他以为只要冷静几天,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可是在这几天里,他天天和翟天临待在一起,他的喜欢甚至要叫嚣着冲出身体;他实在没有办法骗自己再和这个他不爱的女人生活下去了,哪怕愧于父母、被整个社会所诟病,他也义无反顾。

于是他秉承着男士的绅士品格,安抚了眼前这个即将与他再无瓜葛的女人两句。再转过身的时候,舞台上已不见了翟天临。

————————————


周一围是在录制场馆旁边的一家小饭馆里找到喝得醉醺醺的翟天临的。

彼时的翟天临已经喝美了,看人的眼神都是涣散的。他盯着面前这个突然闯入店中、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仔细辨认了一会儿,才笑开来。

“师哥?”

“不对,再叫。”

翟天临努力眨巴眨巴眼,他想,他好像知道周一围这个时候追出来找他意味着什么了。

于是他露出了这么些天以来第一个不含任何复杂情绪的、开心的笑。

“周一围。”翟天临拿起杯子喝酒。

周一围在一旁等待,当他终于放下酒杯的时候,他吻了他。


很轻地,吻在他唇上。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