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241

今年哪年

努力让自己成为会做人的人

【昊白】花吐き病

-短篇完结
-北京最近太冷了所以得到的自习课产物
-希望喜欢 谢谢大噶
-愿平安健康 一切顺利
2244



花吐き病

文/峡

口腔科医生x花吐症病人/不负责任火车脑洞/少量非专业名词/开放式结局


雨下得烦人,倒不是多大,只是淅淅沥沥连着下了两天了。 


刘昊然撑着印了蓝色方格的雨伞,跳着避开路上的水坑。他是在去诊所的路上——智齿的发炎已经让他连续三周去往那间诊所就诊,认识了口腔科的白医生——今天他终于下定决心,无论多疼,都要拔掉让自己痛苦的根源了。该死的天气,牙真疼。 


接着他想起了负责自己的白医生,然后吐出了这个星期的第十四朵花瓣,那是种白栀子花。 


刘昊然觉得吐花不算什么大事,至少还可以接受,反正只要自己的花香好闻就好了。就像白医生,他身上总有种柑橘的香气,让刚迈入二字头的刘昊然想要靠近去闻,但又羞耻于自己大胆的想法。 


说起白医生,白医生真是好看啊。略微下垂的眼角,高挺的鼻梁,偶尔会皱起的秀气的眉头,一般戴着口罩但遮不住的凸出的喉结。还有右眼角下一颗发红的泪痣。那双眼睛旁边点上一颗小痣,望着自己的时候,都快要忍不住吐出花朵的感觉了。刘昊然想着,心情不错地笑,迈开长腿又跨过一个水坑,然后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捂住自己的半边脸。什么呀,简直像个痴汉。 



白医生抱着刚接了热水的玻璃杯,窝在办公椅里抖抖索索地,俨然又是一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忠实实践者。 


外面护士开始叫号了。白敬亭放下手里的玻璃杯,两手虚掩在嘴上,朝冻得发白的手心哈了几口热气,赶跑脑子里的猫性怠惰,顺手抄起桌上的钢笔,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观察第一位病人牙后空洞洞的一块牙床时,白医生有点走神,想起的是另一口健康亮白的牙齿,请原谅一个口腔科医生改不过来的职业病吧。笑起来显得牙齿特别好看的小孩儿啊,还有自己从小就想拥有的尖尖的虎牙,是让小医生有点儿羡慕了。 


“啊!” 


白医生羞愧道歉:“抱歉,抱歉,下手重了点儿。”小医生是不会承认自己走神的医生。


第一位病人捂着腮帮子走了。 

虎牙本体到来的时候,白医生思绪还持续沉浸在自己没有拥有虎牙的悲伤中。 


白医生看着眼前的人,尽力回想着这位病人的名字,然后瞥到了电子病历卡上五号宋体字的“刘昊然”三个字。 


刘昊然咧开嘴,有些傻气地冲他笑了起来:“早,白医生。”白医生看着眼前人嘴角的弧度一点一点扩大,最终与病历卡上的照片重合。 


如果太阳弧度也是这个样子就好了,白医生为自己突如其来的矫情感到一阵恶寒。然后白医生也笑了:“早,昊然来了啊。”他的声音由口罩过滤后传出时带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刘昊然嗓子有些痒,于是他抻抻脖子,转过身假装打喷嚏,用手接住了本星期第十五瓣白栀子。今天晚上就约白医生吃饭吧,告诉他自己的心意好了,刘昊然一边揉鼻子一边想。“怎么,你是想好了终于不要再折磨自己,把智齿们拔掉了吗?”啊,他说“智齿们”,也太可爱了吧! 


刘昊然撇了下嘴:“我想,还是不了。” 


“不过白医生,你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饭。因为……包容每次都不拔牙只开药的我。”刘昊然在白医生熟练地点开系统开消炎药的时候问了出来。 


“哈,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你不拔牙又不影响我赚钱。不过今天晚上不行,今儿晚上我要带我女朋友出去看电影,不如明天吧……”白医生手上动作不停。 


口罩随他说话喷出的气流一起一伏,刘昊然的心却一直沉下去了。 



他随便应了两句,拿了药单,连“再见”也没说,就走出诊室了。 


白医生奇怪了一下这小孩儿今天反常的举动,随后抛在一边,拿起手机询问女朋友晚上想吃什么。 


刘昊然撑着印了蓝色方格的雨伞,鞋子踩在了一个水坑里,溅起的水打湿了他的裤脚。 


一朵白栀子落在水坑里,泥水沾上白色的花瓣。撑着伞的人一直往前走,没有回头了。







———————————————
-不忍心BE然后写的HE结局


“不过白医生,你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饭。因为……包容每次都不拔牙只开药的我。”刘昊然在白医生熟练地点开系统开消炎药的时候问了出来。 


“哈,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你不拔牙又不影响我赚钱。不过今天晚上不行,今儿晚上我要回学校见导师,不如明天吧……”白医生手上动作不停。 


口罩随他说话喷出的气流一起一伏,刘昊然的心却一直沉下去了。 


他随便应了两句,拿了药单,规规矩矩说了句“白医生再见”,才走出诊室。不就是被拒绝嘛,不过以后再香喷喷的白栀子也只能自己一个人闻了……有点难过。 


第二天晚上,刘昊然正捂着腮帮子完成导师留的章末总结任务时,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喂,昊然吗?我是白敬亭。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之前不是说一起吃饭来着嘛,还是我请你吧。”白敬亭的声音由手机话筒转化为电流再转成声信号,刘昊然却觉得好像还是一股电流刺激着自己的耳膜,“昊然,昊然?你在吗?” 


刘昊然赶紧应了声。 


电话挂掉后,他仍有些飘乎。所以,白医生这是什么意思呢。 


一个小时后,换上了正经衣服的刘昊然和白T短裤人字拖的白敬亭面对面坐在诊所旁的大排档里相对无言,还是白敬亭先挥手叫来老板点了一把肉串。 


天气已经有些冷了。 


刘昊然吸了吸鼻子,对着白敬亭说:“白医生,或许你会觉得我有点奇怪,但我一定要告诉你一句话。” 


“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突如其来的偶像剧套路让白医生愣住了,他没有说话。 


今年秋天真是冷啊,刘昊然想。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两人并排走在水坑还没完全蒸发干的路上。 


“昊然,我认真地想了想,我其实,”白医生抬起头来,刘昊然紧张得忘记了眨眼睛,“好像是有那么点儿喜欢。” 



“但是我不介意让这点喜欢攒起来,变成好大的喜欢。我想,我们,或许可以试试。”

刘昊然怔在原地,然后感觉手被抓住了,有点暖和。他眨眨眼,看着耳尖泛红的白医生,笑着把他拉进了怀里。“白医生,我好喜欢你。”


终于,刘昊然尝到了觊觎已久的柑橘味白医生。就着轻轻触碰在一起的嘴唇,他愉快地吐出了一朵柔软的白栀子。

评论(3)

热度(33)